我的留日兄弟班

35年前,我毅然决然放弃了广告公司老板的地位和每天有一笔可观现金收入的赚钱机会,只身孤影地北上樱花国--日本留学。很多人问我:“为何要去日本留学?”理由很简单且平凡。第一,我认为在学习上更上一层楼是天经地义的,读完高中,接下来当然就是读大学啦。其次,高中毕业后曾计划过骑脚踏车环游世界的我,一直想像欧美喜披士一样,云游四方,走遍天涯海角,寻找人生哲理,虽然这美梦难圆,但我仍想去外国走走见识一下。当时我喜欢读鲁迅杂文,知道这个文豪曾在东京求学数载,其回忆文章〈藤野先生〉更是我爱读的作品,因此我认为自己若能离开自己国家到一个人地生疏,完全两样的异国去住上几年,也是一个年轻时非圆不可的美梦。

于是1973年12月12日搭国泰机出发,在香港和台北逗留几天,12月15日才踏上日本的大地。万没料到,一眨眼间,我竟在日本住了整整25年,1998年12月15日(有否注意到跟我抵日日子是同一日子?),我才终于飞回大马定居,开始我的另一段人生旅程。

记得我在日本安居后,一切很顺利,白天上课,晚间打工,非但可以解决本身的花费,而且有时还寄钱给老爸,帮他养育我下面的10个弟妹。我大学毕业留在东京当记者数年后,一个读国中,小我11岁的弟弟对前途迷失了方向,于是我便安排他来东京求学。他在日本一安定下来,便马上安排妻子来陪读。不久,他下面的妹妹也想赴日求学,于是我又给以安排,那料到她又邀其男友(即现在的妹夫)和表妹及男友4人一起到东京。接着表妹又叫她姐姐和堂妹,即我另两个表妹到东京读书。

90年代到来前,在广东省信宜县任侨务办公室副主任的同父异母的大哥说要让大女儿到日本求学,于是我替她交了一年学费和安排好宿舍,让她轻易地达到了目的。接着,她哥哥和男友也要留学,于是也代为安排。过了两三年,最小的妹妹也吵着要到东京读书,作为叔叔,当然也得成全她的好事。两位侄女最听话,又用功和自爱,大的在日本拿到专攻女性学的博士学位,回国便在暨南理工大学当讲师,偶尔回日本讲学,日本人都必恭必敬地向她鞠躬行礼。小侄女也读完博士课程,专攻环境学,希望她回国后能帮中国解决环境污染的大难题。老实说,当初安排她们来日本,从未想过她们能拿到博士学位,泉下的老爸若有灵,知道陆家辛辛苦苦在日本培养出了两个博士,想必会含笑不已吧。

另一方面,二哥的次男做月薪仅数百令吉的店员做到腻死,对前途丧失信心,也央求我安排留日,于是又给了一年半的学费(每次帮下一代交昂贵学费,是我两袖清风,一世人穷苦的原因),让他在东京读日语学校,不久他考进美术学院,专攻室内设计,得空便画漫画。不知怎的,他也把太太叫来陪读。后来两人留在东京就业,赚了10多年日本工钱,回来买30多万的双层旧排屋还说便宜!

最近,留日的弟弟的大孩子在本地学院读书读到心灰意懒,前途暗淡,他于是叫他去东京深造。因此出现父子两代留日的美谈,当然也是陆家家族史上可喜可贺的一大好事。

当年我决定搭机北上日本留学,还以为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毕业后回国赚钱就是,但人算不如天算,我们兄弟姐妹和下一代,连同他们的老公老婆都争先恐后地到日本深造,总计竟多达15人!有道是:“打虎须亲兄弟”、“三个臭皮匠,凑成一个诸葛亮”,假如15人一起搞个什么留日同学会,或开会讨论什么日本专题,或拟定一个什么日本赚钱计划,相信一定会议论纷纷,也许还会得出一个不同凡响的好结论。我又傻想,倘若日本政府教育部的留学生科科长获悉我们一族竟有那么多人向往日本,每人在日本长住了好多年,奉献了他们的宝贵青春,不知有何感想?会否颁给勋章给我们一族?我还联想到,反过来说,日本人之中,可曾有人一族10多人到大马留学,并对这个南洋乐园爱慕不已?这一国际文化比较论,的确发人深思,意义深长。

老实说,世界上很难找到像我天生那样乐观的人,一贫如洗的我,一向来认为:人既然是光着身体呱呱而生,因此在有生之年(最长不过百岁吧?),不论做什么,只要不要伤天害理,不去杀人放火,不去破坏人家家庭幸福,一定是会利人利己的,这么说来,留学日本这回事,当然也属一本万利或利上加利的好事,值得人人放胆去大干一番。

当然,也有人会问我:“没钱又怎样去留日呢?”这道问题问得很好!回想我当时没拿父母一分钱也可留学,弟妹们也几乎全部属“无钱留学(套用日语中的‘无钱旅行’)”,但三五年后,他们都变成一条好汉(妇)啊!

一言以敝之,人总是有办法的,不信,您可以来我中心一趟,我会传授您一个绝招!

先祝您留日成功,万事胜意!(20-1-2010)

--原载《2011年版日本留学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