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日本的新发现

作者: 陸培春 老師

 

久住日本,我特别喜欢”Ginbura”(指在东京闹区银座散步)。那里有规模庞大的百货公司、新款汽车展廊、洋货店、鞋店、文具店和餐厅,每家商店都展卖着最新潮流的商品,只要在这一带逛逛,便可了解日本消费人士的心理和社会动态,不需花费太多时间,又省工夫,对研究日本的人来说,是值得庆幸的。

周日的银座,会摇身变成一个”行人天堂”。小孩子在这个自由天地里蹦蹦跳跳地玩乐,像这种能让孩子们纵情玩乐的地方,在东京里已越来越少了。我们大人也可一边陪孩子们玩,一边进行最近日本流行的”人间观察”,乐趣无穷。

以前,我曾在新加坡报纸上发表过关于日本的”行人天堂”的特稿,特别介绍了重视”人类优先”的思想,从银座延伸至上野,全长5 公里的”行人天堂”。当时,提倡”向日本学习”运动的新加坡也向银座学习,把有”新加坡的银座”之称的乌节路某个路段加以封锁,不准车辆进入,但却任由年轻人在那里跳舞作乐,让大人也散步其中,变成新加坡人的一种人生乐趣。

我在马来西亚生活的时候,很不喜欢走路,出入皆以汽车或电单车代步,一天走路的距离比超过100米。现在旅居日本,我变得很”苗条”,因为每天都得从家走10余分钟的路才到车站,而且我一边走路一边看风景,也能满足我对日本的好奇心。

“为何您那么消瘦?”许多对自己体重很介意的日本小姐时常这样问我。

“多喝浓中国茶啊!还有,我采访时,尽可能步行去而不坐车也是一因吧?”我回答道。

在我这个外国人看来,日本的人啊物啊、或是一草一木,都是令人感到有趣的。我虽已旅日18年,但总觉得日本跟我长大的马来西亚有很大的不同,而且很多东西令我惊喜一场。何况春天的樱花、夏天的庆典、秋天的红叶、冬天的雪景……,真是百看不厌,所以我平时走路时都走得慢吞吞的,因为我边走路边欣赏风景。有时到乡下去演讲,走得跟多,从早上走到傍晚也不稀奇,而且完全不会感到疲累脚酸。上个月去九州福冈县的久留米演讲后,便自个儿溜到当地名胜梅林寺、久留米城和有一位”学问之神”让人参拜的太宰府天满宫去散心。我在寺庙旁边看到数棵树龄1000年的高大楠树,我又惊又喜,仿佛穿过”时光隧道”,见到前人正在为了后人荫而忙着种下这几棵楠树,我虽然从老远的地方赶来,而且刚为了演讲而辛苦了一番,但这次的散步,浏览了许多名胜,却让我把一身的疲劳抛到九霄云外了。

我在日本也喜欢在晚上喝一两杯。有一晚,稍微喝多了,竟忘了时间,赶不到最后一班车回事务所,原想在秋叶原站坐的士回去,见好几十人在排着长龙,的士又少,这样等下去至少得花一两小时,也许自己也醉得可以,于是一气之下,便决定走路回新小岩的事务所。因为自己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记者,心里也想:”不如就乘这机会在下半夜的日本’探险’吧!”

一路上倒也碰到许多日语称着”午前样”的夜归人,我在猜测这些日本人到底是干什么活的。在半路上,有一家吉野屋牛肉饭店,我也叫了一碗填满肚子,吃饱了又悠然自得地上路。不久,我看到两个穿了一套白色制服的男子在做些什么的,我睁大眼睛一看,原来他俩拿着扫把和畚箕在扫人行道!可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我超越他俩往前走的时候,不久又碰到那两个同样穿着白制服的仁兄在我面前扫地!这时已是半夜两三点发生的事,难道我遇鬼?我再细心观察,原来他们是在半夜里在人行道上打扫的工人,当我走在他们前面时,他俩已在我后面打扫干净,然后坐车子停在我前面又打扫起来,所以他们才会一直出现在我前面,不管我多次把他们抛在后头。

真没想到平时我们走的人行道那么干净,原来是这些”日本鬼”,不!是白穿制服的日本青年在半夜给我们打扫的杰作。

夜游日本,我又上了一堂课了!